您现在的位置:漳平新闻网 >> 精美漳平

奇和洞的风 

2020-12-07 11:27:01 作者: 邱明 来源: 闽西日报 分享到:

 

图为奇和洞。

戴云山、玳瑁山、博平岭山脉雄结。九龙江横切,感化溪汇入,漳平—象湖—灶头,地图标识,大圈,小圈,圈中戳点,最后聚焦奇和一洞。

有风洞中不疾不徐微微吹出。

风,来之穴隙,弥久矣。

岩浆挤压,气泡冷却,泡凝为洞,气走生隙。洞穴密布,缝隙纵横。板块挤压,地壳上浮洋面者,凸岩成岭,集土变壤,汇涧作河,染绿为林。岩穴之气,内氤外氲,窜隙升腾,气压温差,夺口而出是为风。

风出洞口,弥散于河沟泥沼荒原山脉,云蒸气吞无影无踪。

莽野,草木葳蕤,气温潮暖,飞禽翼展,走兽出没,天竞物择,弱肉强食。

天荒地老,有一众灵长智人,循山脉河流徙居于洞。垒石燧木焚煤矸为灶火,和泥捏塑烧陶罐为器皿,凿石为斧折枝作棒,削骨成刃弯刺制钩,猎兽鸟捕鱼虫为食,采浆果捡橡实充饥。植稷黍备荒,缀树叶遮体,缝兽皮御寒,呢哝发声作语,嗷呼吼叫成调,扬手蹈足欣欣然舞之。

岁月更迭,灾难间发,地裂天崩,川易山变。骤雨狂泻,洪水暴发,林木俱毁,湖泽翻滚。泥流砾卷裹走兽飞禽堰塞于洞,层堆蒸腐为泥硬化成石。智人栖身于洞,浑不察所卧地底万年千年有过无数生命殉葬,懵不觉自己亦匆匆过客。于洞中几代,几十代绵瓞生息,忽一日灾临祸降身为齑粉。幸存者迫于生计,向更温暖的南方迁徙,成为南岛语族先祖。洞中遗骸,像曾有过的远古走兽飞禽植被那般湮没腐朽,泥堆沙埋,侥幸残存一二,化石留痕,为历史佐证。

风,孤寂吹拂,洞黑穴幽。有蝙蝠与风曾千年做伴。它们白日悬挂岩壁,夜晚悄然飞进飞出。其数目庞大,是洞内聚居过的最大族群,是唯一会飞的哺乳动物。许是这点,同是哺乳类的智人后代对蝙蝠肃然起敬,称之为瑞兽,连拉撒于洞底黑褐色粒状的排泄物也称做“夜明砂”。“夜明砂”基本上是蝙蝠无法消化的蚊子眼睛。那么多眼睛组构而成,中华药理推定有明目作用,除了细小的眼睛其他都消化了,那么对厌食症也极具疗效。

洞中的蝙蝠早无踪影,厚厚一层的“夜明砂”消失殆尽,只有旮旯残留些许渣末。只剩蝙蝠洞的传说。

人们啊人们,其实真正的传说跟你们的祖先有关。风,萧萧瑟瑟,费心尽力地对几千年后繁衍于山凹田野,盖房垒屋,鲜衣亮服,驱车代步的人类聒噪,然而这些现代人并不理会。进化为社会动物的人,有超常的智慧和能力,也具有可怕的趋利性。

风,在人们的交谈中听说喀斯特地貌,听说石灰岩烧制水泥。在洞口争执着一笔交易。一方要开挖石灰岩,一方因在洞穴前搭建了间小店提出补偿,利字当头,各不相让。

风,呜咽愤激,吹得人们心头发瘆。种种原因,引发有关方面的干预,石灰岩挖掘终告搁浅。奇和洞没被毁损。否则,是无可挽回的灾难和损失,是对人类文明的亵渎与犯罪。

风,记住了这个难忘的日子:2008年12月18日。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,奇和洞发现距今十万年前的中国犀的化石,填补了国内的考古空白。经过3次发掘,证实奇和洞是典型的旧新石器时代过渡类型遗址,距今已有17000年至7000年之久。

三具完整的古人类颅骨,揭示了南方大陆人群与北方大陆人群的遗传联系,东南亚人基因的变迁。“北有山顶洞,南有奇和洞”是2011年全国十大考古重大发现之一。古人类遗址博物馆、国家遗址公园、南岛语族先人祖庙即将兴建,成为研究、展示奇和洞文化乃至福建地区史前文化的中心,南岛语族寻根谒祖的场所。

风,柔柔地吹,岩壁有细微水珠滑落。这不是水珠,是风的泪,喜极而泣的泪,等你等了几万年的泪。

风,默默送走相伴了万千年被发掘出来的文物,风知道,在研究所、陈列馆,它们将提供史证和研究价值。风,不倦地吹拂,喃喃叙述着传奇和故事。只是,人们不一定能听懂。

洞口,岩缝钻出三棵叶片绿油,花紫似牵牛,瓣合待开的野花,它叫紫茉莉,又称夜来香,入夜花开香吐。

三株紫茉莉,应是三具颅骨化石的精魂,馨也绿媚也绿,酷也紫俏也紫。生机 勃发,淡雅神秘。

夜深了,风和花,守护着奇和洞的明天。风吹动有漂亮名字的野花,花轻轻颤动响应,风和花的交流如泣如歌。花和叶湿漉了,因风的热吻所致。

责任编辑:陈建铭
时事热点
社会民生
友情链接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