接棒茶园,台青有想法
2019-08-12 09:53作者:  卢燕 陈俊毅 陈隆威  来源: 台海分享到:
0

谷雨前后的茶季,走在蜿蜒的茶山上,过去的每个人,都绽放着黝黑的笑脸。

有天然的纯净,福建漳平永福,一处孕育台湾高山茶的绝佳场域,海拔1000米云雾缭绕的自然环境,来自台湾茶人们悉心的照料下,搭载天然不做作的自家茶园,与繁琐且细腻的制茶过程,刻划出一场与台湾茶最浑然天成的纯粹际遇,传递出高山茶一道道核心原味。

从上世纪90年代末至今,从台农一代的开基创业到台农二代的发展壮大,如今更有不少新加入的台农三代,深化精致茶业、发展休闲茶园,建立茶叶品牌,在这里的茶农们都希望做到这个产业链的终端,越来越美,越来越多元。

丰富茶种类

采茶女们轻盈快速地在茶丛上采着,只见她们指尖挂着刀片,左右开弓,灵巧地将芽叶兜进掌中,盈满竹篓,一轮之后,茶树像被剃了头似的,削尽一层嫩绿华盖。

在台资漳平佑泉茶业有限公司吴曜任家的茶山上,茶农们采茶忙。这一季的春茶长势好,再加上没有受到霜冻,今年的产量算是有了保证,吴曜任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350亩的茶园,一年采收四季,最后成品差不多能达到15吨。

7年前,90后吴曜任从台湾彰化来到永福帮助父亲吴见渝管理茶园茶厂,除了生活环境、地域的改变,还要适应从原本机械专业转为制茶的职业切换。

在这之前,对于种茶制茶,吴曜任几乎是陌生的。过去,吴曜任的父亲主要从事机械、农机买卖,到永福投资茶叶始于2004年,多是委托台湾专业茶师傅来管理。用他的话来说,种茶制茶,现在自己跟父亲都还在学习中。

2012年,从台湾高职毕业后,吴曜任便来到了永福,在这里,一切从零开始,既要学习采茶、制茶还要负责销售、管理等。

几年下来,吴曜任已能独当一面,现在他已从父亲手上接手茶园。为了丰富茶叶种类,除了高山乌龙茶,他最近还尝试了漳平的水仙,此外台湾红茶品种也正在育苗中。

稳定生产,是吴曜任眼下为之努力的重点,过去园区茶叶产值较低的时候,对茶叶质量要求没那么高,现在情况不一样了。在保证茶叶质量上,吴曜任的下一步,就是拓展销售渠道,参加展销会,积累人脉。

机械专业出身的吴曜任坦言,日后也会发挥自己所长,通过改造制茶机械等,让整个制茶流程更加自动化,提高效率。如今,吴曜任已是一名优秀的制茶师,闲暇的时候,除了巡茶山、看茶叶长势外,吴曜任经常会到其他台商的茶山、茶厂,学习取经。

安全最重要

在漳平台创园,台湾高山茶可谓一枝独秀,比起单打独斗,在这里的台农们选择抱团发展。短短几年,这里已是台湾高山茶在大陆最聚集的所在,且已有60%以上的台农二代选择了接班。

漳平生富农场陈濂丰也是其中一位。出生于南投制茶世家的他,从小在茶园长大,对种茶制茶可以说是驾轻就熟。早在上世纪90年代末,陈濂丰的父亲陈建富便将目光投到大陆,先是跟天福合作,而后在广东跟别人合作投资茶叶,一直到2004年,经人介绍,来到永福,从此生根于此。

长期以来,陈濂丰南投永福两地跑,既要兼顾台湾的茶园,同时采制茶高峰期,还要到永福帮忙。如此辗转两地的情况,一直到2015年才结束。

之所以出走台湾,陈濂丰坦言,是台湾“食安”问题使然。2015年,台湾爆发“毒茶叶”事件,岛内多家茶叶连锁店的茶叶被检测出杀虫剂等农药残留,一时间民众“谈茶色变”。

陈濂丰告诉《台海》杂志记者,在台湾,他们属于小农经营,种茶跟制茶基本是分开的,自己无法分管到茶叶生产每个环节的卫生问题。每天收集五花八门的茶叶进行制作,一天的茶,最后的检测结果,可以检测出十来样农药残留。

这与陈濂丰标榜“喝得安心,喝得安全”的原则是相背离的。于是,2015年,他才选择带着妻儿一起正式入驻台创园。

在永福,可以满足大规模的茶叶种植,同时在这里,陈濂丰也基本上可以一手掌握来源、耕作以及后期制作等环节,茶叶安全也有了保证。

宁可看其被冻死,也不贸然采收。每年春茶采收前,最怕倒春寒。去年因为霜害,不仅春茶产量减少一半,还影响到夏秋冬茶的产值。

陈濂丰告诉《台海》杂志记者,虽然永福与台湾的气候极为相似,但还是有差,台湾属于海岛型气候,这边属于半海岛型气候,每年每季遭受的虫害也不一样,最严重的是这边会有霜害的问题,这是技术无法克服的。也许有人会说,可以提前采收,将损失最小化。但陈濂丰却有用药安全的考虑,如茶树上的药效没过,明知有一些农药残留而采之,他是做不到的,在他的认知里,安全最重要。

得好生伺候

不仅怕霜,也怕雨、怕太阳。用陈濂丰的话来说,高山乌龙茶集结所有茶叶最难搞的“公主病”,得好生伺候,才有办法长得好。

太阳太大,高山乌龙茶的根茎会受影响。很多时候,下完大雨再出大太阳,它的根茎就很容易烂掉。为了避免这一情况的发生,平时需要不定时为其补充营养。

较于其他品种茶,高山乌龙茶重管理、生产、制作。从第一个环节到最后,都是高技术、含量的,成本也高于其他茶叶。一般,红茶30个工作日就可以采,而乌龙茶则要40多天,要等它将肥料完全吸收转化后,方能采收。不仅如此,采收不能在太嫩或太老的时候采,这样会造就它的风味不一样。虽然这里的茶叶一年可以采收四季,但大多台农只采三季,因为茶叶也要汰旧换新,台农们会通过修剪,拿捏它的生长期,让茶叶可以一直有新的芽出来。

陈濂丰说,每种茶种植管理不一样,乌龙茶讲究最多。红茶采收前不能施肥,绿茶非常重视田间杂草,因为它只采芽,修剪技术很重要,乌龙茶却是什么都要注意,修剪、施肥、除虫等是每季的工序,除草是每天的工作,因为草会引来害虫。就连采摘,也需要纯人工。陈濂丰告诉《台海》杂志记者,现在每天制茶,都需要七八十人到茶园采摘。

然而由于茶厂自动化升级、改造,陈濂丰坦言,虽然现在茶叶的产量是过去的两倍,但人工却只有过去的一半,制作出来的茶叶品质也更优。

从最初的220亩,到现在近500亩,陈濂丰的茶园面积不断拓展,如果计划顺利的话,今年茶园规模将达到1000亩。他告诉《台海》杂志记者,自己跟父亲茶园、茶厂交叉管理,遇到重大意见分歧,他们都会开会讨论,彼此将总结想法写出来,最后选择对大家最有利的方式,由于父亲比较开明,在他们之间基本不存在代沟问题。

打造精品茶庄园

先求生存,再求发展,贯穿茶业始终。

种茶制茶10多年,陈濂丰坦言近几年才陆续看到效益。眼下,大家开始把精力投到茶园的美化,越来越多的台农们,在自己茶园套种樱花、花卉以及景观树,希望透过一二三产联动,借由观光带动基本产业的销路,将另外半年的农闲时间充实起来。

在漳平台创园,岳山茶园的陈耘嘉率先开始了观光茶园的尝试。

一栋古朴幽静的民宿、一间文化气息浓郁的茶室,掩映于翠绿之中,坐落于官田乡的这一脱尘离俗之地,演绎着陈耘嘉一家三代不忘故土的桑梓情怀。

与吴曜任、陈濂丰不一样的是,茶园所在便是陈耘嘉爷爷的家乡。2006年,陈耘嘉的父亲陈宪智在爷爷的鼓励下回到官田承包了600亩的茶园。

不过打从一开始,父亲对茶园的定位,便是休闲观光茶园。当产业基础打稳后,2016年,茶园转型之际,父亲的一声号召,陈耘嘉便辞去台湾优渥的工程师工作,一心钻进茶园的休闲旅游开发。

事实上,在台工作之余,因对茶道有兴趣,陈耘嘉开始学习泡茶、了解茶文化,还在公司内部成立茶艺术社,推广茶艺,再加上从小耳濡目染茶园茶叶,所有这些,用他的话来说,为他后来到台创园经营茶事、发展茶文化实现了无缝对接。

从打造“人文休闲茶园”为出发点,陈耘嘉对茶园进行了改造。在原有厂房的基础上,增设布置了禅意雅致的茶馆以及大气优雅的民宿,周围山峦围绕,环境清幽。此外,他还在园区增加了内部设施,包括餐厅、休闲以及购物等配套。

如今在这里,游客可体验采茶、制茶还能感受茶艺文化、茶道内涵以及围绕茶主题展开的多元茶事活动,从茶园到茶桌,大家围坐泡茶,啜一口好茶,让茶的深邃香气伴随心跳一起脉动,悠闲自在。

台湾休闲茶园很多,但专精的地方不一样,要么纯采茶体验,要么纯制茶。陈耘嘉糅合各园之长,将不同的体验,同时放进自己的园区,一站式感受厚重的茶文化。陈耘嘉告诉《台海》杂志记者,目前茶场的主要客群以白领商务人士、经理人居多,他们多是一些向往茶的恬静自然的客人,希望在工作之余,有个放松休闲的去处。

这也是当初陈耘嘉选择留在这里的初衷,比起每天对着电脑的工作,在这里,从事茶文化推广更有乐趣,也是更好的生活方式。

到厦门设点,是陈耘嘉的下一步计划。他坦言,厦门是距离漳平最近的一个消费水平比较高的城市,对茶文化接受度高。在这里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客户群,同时也推广茶叶。

陈耘嘉坦言,目前农场休闲观光尚处于起步阶段,未来会朝着打造精品茶庄园的方向努力,把健康、养生、休闲的理念导入,开展更多茶体验的活动。在他看来,茶具有普适性,可以更多元发展,可与科教、DIY、陶艺、文人书法等结合。